身正不怕影子斜,和说三道四的人化敌为友。关注世界新闻,乐于说道别人也让别人随便说。开放的世界,自由的说话!

更多文章
位置主页 > 朝三暮四 >

情人的泪痕

时间:2013-02-26 整理:小三小四 作者:    (0) (0)
Tags:
你千万别跟任何人谈任何事情。你只要一谈起,就会想念起每一个人来。——《麦田里的守望者》

他喜欢摇滚,在大学里有自己的乐队,在队中担任主音吉他手。他身材瘦削笔挺,手指特长,拨起吉他弦来快得像机器一样。他的乐队在校内演出的时候很受欢迎,女孩子们更是为他低着头专心弹奏的样子疯狂不已,常喊着他的名字要他抬起头来。他从来不管台下什么样子,只顾自己拨弦、扫弦。乐队的其他成员开始还担心会让观众不高兴,后来发现他这样子反而显得神秘,更能吸引眼球,于是乐得他这样。



他很讨厌因为这样吸引人。他认为,音乐最重要的是要靠音乐本身去吸引人,而不是其他花里胡哨的东西。他不喜欢在台上过分展示和音乐无关的东西,比如把鼓槌扔到天花板上再一手接住,或者扭胯、脱衣服,或者拿吉他把墙壁杵破,当然更不会装着疯把吉他在地板上狠命敲碎。他内心中瞧不起因为他弹吉他的样子很酷而喜欢他的女孩子,他认为那样子很肤浅,那样的女孩并不是真心喜欢音乐,从而也就不是真心喜欢他。



他渴望能遇到一个真正理解他的女孩子。后来,他认识了一个学画画儿的女孩,不过她并不喜欢摇滚。他发现她脆弱、忧郁、敏感、压抑,并且对生活抱有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绝望。她喜欢哥特,喜欢黑色。两个人相爱了,他们发现在世界上像自己这样的,原来并不止自己一个,还有对方。两个人同居了,把学习、家务事、朋友圈子、彼此的艺术圈子都带入到这爱情中来,他们觉得他们的爱情可以包容一切。

其实,他们这样不过是相濡以沫,相煦以湿。他们苦苦守着自己的小小世界,不出去,彼此相互取暖。后来,他们被迫要面对更广阔的世界,被迫进入这江湖中去。他不再弹吉他,她也不再画画儿。他们一边奋斗着,一边发现自己好像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了,感觉好像背叛了以前的自己一样。更要命的是,他们觉得自己好像都已背叛了对方。

他们终于要分手了,各奔前程,各自投入到属于自己的江湖中去。他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她说再吻我一次,于是他的嘴唇轻轻贴上了她的。两个人的眼睛刚一闭上,她的泪水就止不住地涌了出来。他忍着没有睁开眼看,只是激烈的搅动着她的舌头,同时感受到她的冰冷的泪水沾湿了自己的脸。这个漫长的深吻结束了,他还是紧紧闭着眼,听着她用纸巾擦脸的声音,脸上又湿又冷。纸巾声停歇了,他张开眼睛,她的脸上已没有了泪水。她说,瞧你的脸,人家见了说不定以为是你哭了呢。她拿起纸巾,再次凑近他,给他擦脸。看着她泪痕斑斑的脸,他忽然想起,以前在深夜里黑着灯睁眼听“mayonaise”,那前奏无比的纤细,无比的柔弱,但每个音符都清晰可辨,每个音符都敲击着他的心房。她脸上的泪痕如此之浅,却又如此纹路清楚。他颤巍巍的伸出手,似触非触的抚着那每一道弯曲、每一处深浅……他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原来,原来这些都是连在一起的,分也分不开。

曾经以为爱情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

情人脸上的泪痕,如同“mayonaise”的前奏……(文/菜刀暗夜独行)
本文收藏网摘: 百度 QQ 新浪 POCO 和讯 谷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