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正不怕影子斜,和说三道四的人化敌为友。关注世界新闻,乐于说道别人也让别人随便说。开放的世界,自由的说话!

更多文章
位置主页 > 小三小四 >

离婚娶小三后过得一点也不爽

时间:2013-09-17 整理:小三小四 作者:    (0) (0)
Tags:
口述人:秦飞扬 男 27岁 公务员
  一个周末的上午,我在秦飞扬选定的咖啡厅内和他见了面。他是个很帅的小伙子,浓眉大眼,笑起来很开朗。在我到达之前,他已经点好了几样小吃和一壶茶。我在他对面坐下来,微笑着寒暄,尽力不去注意他的两条腿,还有靠在他身边的双拐。
  对自己的所有经历,秦飞扬用一句话做了形容。他说:“我就像一个不小心掉到井底的人,有幸被一个人拽了上来。当我趴在井沿上刚往外看了一眼,那人又一脚把我踹下去了。这让我真的很崩溃。”
  我不知道他的这个比喻是否贴切,只好不语,接着往下听。我知道接下来要听到的一切能够解释我心中的所有疑团,包括那双时时有意无意跃入我眼帘的拐杖。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秦飞扬还没怎么尝过爱情的滋味儿,就一脚踏进了“坟墓”里。这让他感到极度地不平衡。
  我的故事其实也挺俗的,说白了,就是一个结了婚的男人为了另一个女人离了婚,最后又鸡飞蛋打的故事。但我想,每个人所经历的过程肯定都不一样。
  我是个很不成熟的人,可能跟从小的家庭条件有关,无忧无虑惯了,也单纯惯了,有些事容易转不过弯来,不然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
  还是从我前妻说起吧。我们认识的时候我正上高三,她比我大一岁,已经上班了。那时我暗恋的女生刚刚在我和别人之间选择了那个人,这让我很自卑,没心思学习,只想玩儿,在和朋友玩儿的时候认识了她。她很漂亮,但性格完全不是我喜欢的。可我还是使劲追她,事后想想,我好像就是为了要证明自己其实还是有女生喜欢的。
 不管怎么样,我追到她了,而且我觉得,至少她是喜欢我的。交往了一段时间后,快高考了,我忽然又想好好学习了。那时我想跟她分手,特别想,可就是找不出理由,只好淡着。高考前一个月我都没和她联系,一通苦读之后,我居然考上了大学。
  大学四年我过得很苍白,就混了个毕业证,其他人经历过的我都没有,比如谈恋爱。上大学以后我还和她交往着,但除了偶尔见面之外,我几乎没有恋爱中的感觉。我总想要分手,可总是开不了口,尤其是和她有了那样的关系以后,分手的话就更说不出口了。
  那是大一下学期,有一天她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帮她借两万块钱。她爸爸病了,要做手术。她家的条件我知道,她妈妈下岗,爸爸身体不好,家里经济条件比较差。我记得第一次去她家的时候,我特别惊讶,好像回到了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水泥地、木板床、小电视、小冰箱,一切都是二十多年前的样式。要不是亲眼看见,我几乎不敢相信,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有人过那样的生活。不过那会儿,我没觉得这和我跟她的交往有什么关系。
  那次她爸生病,她家把所有的亲戚都借遍了,还差两万元。她没办法,找到了我,我就从我父母那儿要了两万块交给了她。她接过钱的时候看上去很欣慰,但也有些低落。她留我在她家吃了饭,还准备了红酒。那天晚上我没走,在酒精和荷尔蒙的作用下和她发生了关系。第二天早晨,她哭着对我说,她不是为了报恩,她是真的想嫁给我。不过她也说:“我家的条件你也看到了,你要是想分手的话也没关系。”她这么一说倒让我觉得,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抛弃她了,否则我就和电影里演的那些没良心的男人一个样了。
  我决定为自己做的事负责任,当然也要付出代价。和她交往越深,跟她的家人接触越多,我就越发现,我家和她家根本就是两个世界里的人。她父母能为几毛钱就和人起争执,甚至报警,还让她打电话叫我去“拔闯”。我急匆匆赶到那里,看见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很多人,中间是她父母唾沫横飞地在和人争吵。我在人堆外边看了一会儿,又偷偷地走了,说实话,嫌丢人。
  自打我们的关系进一步确定以后,我就一直在为她家解决问题。大学刚毕业那年,她父母和邻居打起来了,她哭着来找我,让我想想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只好去求我父母,让她父母住进了我家空闲的房子里。
  那时我父母和我一样,并不看好我和她在一起,可我太优柔寡断了,总觉得不能对不起她。就这样,我们开始谈婚论嫁。结婚完全是硬着头皮,一点儿幸福的感觉也没有,就连笑都是硬挤出来的。
本文收藏网摘: 百度 QQ 新浪 POCO 和讯 谷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