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正不怕影子斜,和说三道四的人化敌为友。关注世界新闻,乐于说道别人也让别人随便说。开放的世界,自由的说话!

更多文章
位置主页 > 说三道四 >

说三道四的意思

时间:2014-02-25 整理:小三小四 作者:    (0) (0)
Tags:
 

时间瞬间便渡过四天,一切都和平常没有分别。虽然说突然间有近二百名的转校生转来了帝丹高校,但是这个年代的学生总是很容易便溶入新的学生生活之内,不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学校内那些不安的问题和气氛都消失了。只是学生会要面对的问题,可能是帝丹高校成立以来,最多的一年。今天午饭的时侯,学生会主要的干部成员,都无法离开学生会的社办,都是因为课桌上那些很夸张的文件数量。包括一些新申请成立的学会申请表,一些学会的年度经费目录,一些学会新加上的特别事项,和大量新学生的学生证和图书证等等的制造程序时间表,都一一放在包括了哀在内的六个人面前。 作文网 home.sanwen8.cn

「会长,今年的工作,不是太多了吗?」发问的是负责杂务的三年级学生尾崎高志,十分高大的他双眼总是朦起来,一脸像是很疲倦的样子说。

「我想.......今年一整年都会是这样,这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事情。」哀很无奈地回答他,因为突然多出这?多的学生,对学生会这个负责支援和管理学生的学会来说,工作量过大和有沉重的压力,已经是必然的事实。「希望大家加油,我们要做出比往年更好的成绩出来,到时侯大家努力便不会白费了。」 作文

「只是.....人手方面,真是太少了。」这次回应是学生会的副会长,三年级的桧山静之,和哀一样是在一年级时便被挑选加入学生会的学生,一头整齐的头发配上一副平实的细框眼镜,便可以知道他是一名模范的学生。「可以的话,需要向校方提出增加学会资金的数目,以及增加学生会普通成员的人数,来应付接下来各个月的大少事项。」

「素子,学会还有多少的结余?」哀向出任财政的同学发问,她是六人当中,唯一一个二年级的学生,青山素子。是一名带著眼镜的少女,长长的黑色秀发和漂亮的五官,很有传统大和抚子的气息。 作文

「上年的结余不太多,主要是上一个年度时,在秋季旅行和文化祭时有很多无谓的开支,而且有很多的学生都没有定期付清学会的会费和旅行时的费用。最重要的是,三年级的一众学长有很多不明去向的支出,令财库流失了很多金钱。」她回答时显得十分紧张,因为眼前的人都是自己的前辈,说话时不小心点的话,便会引来很多的麻烦。

「...............」哀没有作声,却摆出了和柯南相同的动作,就是把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下,来思考眼前的问题。

「金钱的问题不是可以跟学校说吗?用不著在这里大伤脑筋。」另一名干部说,他同样是一名很高大的三年级学生,前田善哉。他满面都有不少的汗斑,看来他都是其中一个运动学会的成员来。

「连络人先生,如果问题是这般简单的话,我们便用不著在这里开会了。」回应她的人便是第六名学生,三年级的野田顺子,长长的头发扎起了两条大大的辫子,大大的眼睛和满面幼气的她,完全看不出她已经是一名三年级生。「灰原同学就是希望节省一些不必要的开支,和不希望向学校拿取这?多的金钱来办事,你的脑袋和你整个人都是一样,只是空有一个「大」字而已。」

「你说什?!」前田很气忿被野田这样说,连忙反击起来。「你只是一名速记,给建意时请你不要说三道四!」

「哈哈,一颗大饭团都会给建意,真是天大的新闻了。」野田没有空坐著让前田说过够,毫不客气地回敬过去。「不要狗眼看人低,大家都在帮助灰原同学做事,什?位置根本就不重要!」

「好了,这里是给你们骂战的地方吗?这样太失礼了!」桧山连忙打完场,因为哀已经狠狠地看著两人。「会长,你有什?打算?」

「人手方面应该不是问题,总会有自愿的同学加入,还可以让一些一年生来做这些劳动的工作。今年要尽量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对外开支,上年的远山学长,太倚赖从外召请工人来学校做事,令学校无顾变成了一处让别人来找打工的地方,真的不太好看。」哀已经从众人的对答中想出解决人手方面的答案,令其余五人都没有再作口舌之争。「尾崎同学和前田同学,要多点留意今年的一年生,看看有那些同学对这种工作有兴趣,便邀请他们加入,其他的事可以找桧山同学商量,明白吗?」

「知道了。」尾崎和前田都一同回应,他们都很佩服哀的工作和领导能力才会加入学生会,并不是那些受到她的美貌所吸引回来的学生。

「青山同学,你先把上年和前年的开支和结余都多备数份,和野田同学把每一个月的开支和收入都排列好,再拿回来开会,到时侯我会邀请校长来这里,看看他会否增加一定数量的金钱援助。」哀站起来说,再示意众人坐下来。「我们是将要踏入社会工作的人,不可以经常把自己的问题转移给别人来解决,这样我们便不会成长过来。」哀说到这里时,野田便刻意看著前田,再伸出舌头来摆出一脸「我胜了」的样子出来,令前田心感没趣地坐著扁咀,而哀当然发现两人的古怪行为,再这样说道。「希望大家可以互相合作,尤其是野田同学和前田同学。」

「为什?会是我和前田?」野田作为女孩子,反应当然比起身为男孩子的前田快,连忙地向哀询问起来。「他只是一个没头没脑的大笨蛋,我才不要和他互相合作!」

「你..........」前田当然更是不满,当他正想反驳野田之际,哀已经开声阻止了他。

「好了好了,这里是学生会,不是商店街的店铺,不是可以让你们在这里大吵大闹的地方。大家有大家的工作,不好好合作的话,将来的一年要怎样渡过。」说后哀便拿起了一些文件,再说道。「接下来有两天的假期(星期六和星期天)大家回去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星期一开会时,希望大家会完成它们。」

就这样今天学生会的会议流程总算完结了,众人用紧余下来的时间,回到自己的课室内,进食今天的午餐。只是当六人刚离开社办时,副会长桧山便叫停了哀,像是有事情要向她汇报般。

「会长,你叫我找的资料,我已经找到了。」他接著便在自己的书包处拿出一本如同书本厚的文件资料,再递交到哀的手上。

「谢谢你,桧山。」哀接过桧山手上的文件说。「其实我和你一直都在学生会办事,你可以叫我的姓氏,不要常常叫我会长,我倒不希望自己变得像个老头儿般。」

「对不起,我已经习惯了。」桧山满脸不好意思说,他是一名聪明人,总会明白女孩子并不希望别人称呼她像一名老人家般。「我会尝试改善,只希望你不要有太大的期望。」

「我明白的,围棋学会是很注重辈份上的问题,加上你同时是学会会长,你的习惯一时间也很难改变。」哀并没有强人所难的意思,连忙地打完场。「放心,改不了也没有问题。多谢你帮助我寻找了这?多的资料,我先回班房。」

哀正想转身开步离开时,桧山突然间这样说。「我真的很羡慕江户川,有一位你这样的女朋友,连这种小事都可以令你如此著紧。」

「桧山.......」哀像是明白桧山为何会这样说,只是带著一脸哀伤表情来看著他。

「放心,我没有事,只是有点儿感触而已。」桧山亦很清楚自己的问题所在,并不希望别人来为他一同苦恼,再面向哀说道。「那?,我先走了,再见。」桧山转身便步向楼梯处,前往自己的班房,但是哀看著他时,却表露出她小时侯才会出现的那种无奈表情,为何?

桧山在一年级,曾经向哀表白过,这件事柯南当然是全不知情。除了这种小事是没有必要让他知道外,当时的哀和柯南并不是情侣的关系,他才不会对这种事情有什?的在意。她看著桧山的身影慢慢从楼梯处消失后,才步回自己的班房,去看看那个不知道自己有多幸福的大蠢材。

回到班房时,第一个找上哀的人并不是柯南,而是步美。看看她很著急的样子,一定是有什?不知所惜的事情发生,才会令她如此惊慌失措。

「小哀,有案件发生,柯南他很焦急地离开了学校!」

「是吗?」哀的回答是很平静,因为这种事情不是在这十年来,天天都会看见吗?

「小哀,为何你一点儿都不担心他?」步美总是觉得哀对柯南的著紧度远远不及自己,就算现在他们的关系已经是情侣,但是每一次哀对於这种事情发生时,总会是一脸目无表情和漫不经心。步美心中暗想,哀她也是喜欢柯南,为何可以有这种处见不惊的能力?

「步美,有时侯不是事事都来忧心才算是关心,对他给予最大的信任才是最重要。」哀边说边步回自己的坐位上,步美把自己的凳子拉到哀的书桌旁和坐下来,哀便继续说下去。「我跟你说,我从来都很担心他的一切,只是担心是没有用的,帮助他才是最重要。所以首先便要学会照顾自己,不是要让他在处理案件时要为自己担忧,你明白吗?」

「所以一直以来,柯南每次办案时,你总会躲在他的身后,就是这个意思。」步美像是恍然大悟般说。

「没错了,只要给予他百分百的支持,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大和最好的帮助。」哀轻轻地浅笑说,便在自己的书包内拿出她的午餐,是很简单的芝士火腿三文治,看来哀对自己的健康和体重都很在意。

就在哀进食午餐时,步美再次打开话题。「小哀,东尾同学她......真是我们认识的那个人吗?」

「应该是。」哀慢慢地把三文治从边处撕开,小口小口地把三文治吃下,举止都显出她的优雅。「开学的那一天,她很清楚说出我和柯南,以及你们的名字。就算现在的我们有多出名也好,都不可能连众人的样子和往事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但是从开学礼到现在已经过了四天,她一次都没有回过学校,我曾经在班级的名册上看过她家中的电话号码,只是却连络不上,她不是发生了什?意外吗?」看来长大后的步美多了一样很特别的习惯,就是什?事情都来杞人忧天一番。

「我也感到很奇怪。」哀慢慢地转身,看著步美坐位后空出来的凳子,心中总有种不安的感觉浮现出来。「她曾经给了一个电话号码我,希望我会找上她,和她聚旧一番。可是我这几天来也找不上她,电话亦只是连接到留言信箱内,柯南曾说会找高木警部帮忙,但是这样就太小题大做,所以我阻止了他。」

「但是.......」步美的神情总是闷闷不乐般,令哀都没有太多的心情去进食余下来的三文治。在这个时侯,哀的电话突然间响亮起来,从铃声便可知道是谁找来,是柯南。

「大侦探,有什?事发生了?」哀接过电话后说,语气倒不是太客气。「现在我要吃午饭,有事便快点说,知道吗?」

「对不起,哀。」电话另一边的柯南都知道这个时侯哀应该刚刚开始吃午餐,只是自己这边真是事出突然,才会致电给她。「现在有时间吗?可以过来我这处吗?」

「什??去你那处,你现在在那里?」哀感到很突然地追问,因为柯南办案时,只会致电来问问自己的意建,从来都不会主动要求自己前往案发现场。为何今次他会有这种举动,莫非发生了的事情,是和自己有关的?

「我在东都影像事务所,我已经致电博士,他应该已经来到学校的门前,事情的始末待你来到后才跟你说明。」柯南冲忙挂线,像是没有太多的时间让他说明案件的问题。而哀当然知道这个蠢材一接触案件时,连女朋友的名字都会立时忘记,她只好叹气地对步美说。

「步美,我现在要外出一趟,请你替我向学校请假半天好吗?」

「有什?事情发生了?」步美理所当然地追问。

「我也不知道,现在便要去那里看看,回来时便跟你说。」哀站起来后说,她再从窗户向外观看,发现博士的泥黄色甲虫车已经来到了,拿起书包便开步离开。步美轻轻地跟她说再见后,哀便离开了课室,这时侯光彦和元太刚好由饭堂处回来,却看见哀冲忙地离开,便连忙地向步美追问起来。

「步美,灰原她要去那里?」元太首先发问,光彦接著再说。「还有数分钟便要上课,她要去那里?」

「我也不知道.......」步美很想回答两人的问话,只是哀却没有对她多说什?。突然间,步美她感到和哀的关系好像疏远不少,她步近窗户处,看著哀乘上博士的甲虫车和离开学校。她总是觉得哀由夏威夷回来后,都没有太多时间配陪自己,而且柯南和哀的关系转变了,令她感到自己和哀之间的距离,不再像是以前般亲密,心情不自觉地差下来.......

本文收藏网摘: 百度 QQ 新浪 POCO 和讯 谷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