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正不怕影子斜,和说三道四的人化敌为友。关注世界新闻,乐于说道别人也让别人随便说。开放的世界,自由的说话!

更多文章
位置主页 > 星闻绯闻 >

西单女孩:借来吉他的流浪歌手走向春晚

时间:2013-02-25 整理:小三小四 作者:    (0) (0)
Tags:
西单女孩:借来吉他的流浪歌手走向春晚_新女性_知音网-知音网
 
  在找工作去复兴门的地下通道里,任月丽遇见一个流浪歌手。既能满足自己的爱好又能赚钱,我为什么不去做呢?那位流浪者也是北漂,住在北京西四环外,任月丽在老师的住处附近租下一间月租几十元的小房。白天,给老师打杂,晚上,老师休息了,她就借来老师的吉他,练习如何边弹边唱这是她唯一接受过的音乐培训。任月丽想快点学会自己挣钱,每天玩命似的学。为了找感觉,她每天早上5点就起床练吉他。不久,她的手指便磨出了血,疼痛难耐,她就戴着手套继续练。令她惊喜的是,当她戴着手套也能找到感觉时,手指的伤口也结痂了,脱了手套后,她弹吉他的感觉居然和师傅不相上下。
 2009年3月26日,任月丽出席了她的第一场歌友会。唱歌的视频还为任月丽引来了专业的音乐人。尽管在“加油!东方天使”八进七决赛中被淘汰,但是,西单女孩的名字已经从网络向更广阔的现实空间扩散。
  一直以来,唱歌的收入仍让任月丽很为难。“要说回家,很简单,可是我怕。家里借了钱,我爸老为这犯愁,每次回去看到他愁眉苦脸,我也不好受,而且,过年别家孩子打工回去都给大人好多钱,我自己还是那么点儿,感觉脸上挂不住,心里特别不得劲儿。”成名后,任月丽除了在通道唱歌,参加一些电视台的节目会有劳务费,虽然不多,但对于缓解一家人窘迫的生活有很大的帮助。
 4年的地下通道唱歌生涯,任月丽说,最苦的是2008年,在奥运会前的足球比赛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地下通道里经常空无一人,那半个多月时间,任月丽几乎每天颗粒无收。那年春节,任月丽存下了700元钱,全带回家给了爸爸,再回到北京,任月丽口袋里没有一分钱。
  流浪歌手中的女歌手不多,更何况,任月丽还是个20岁左右的小姑娘。在西单地下通道唱歌的日子是难忘的,有人侧目、有人诧异、有人鼓励、有人鄙夷,充满了酸甜苦辣。一个夜晚,路过通道的醉汉晃晃悠悠地拿着几分钱扔在琴套里说:“可怜可怜你吧!”任月丽说:“我立刻把那几分钱冲他的脑袋砸了过去,每个人做事情都有自己的原因,这样的话太伤人自尊。
  当然,也有很多温暖的记忆让任月丽难以忘记。“遇到的好人也很多,还记得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她走到我面前,工工整整地把一块钱放到琴袋儿里,起身时,还对我说,小姑娘加油。听到这句话,我感到莫大的安慰,真的给我继续下去的勇气和动力。”
 一群外国游客经过西单地下通道时,欣然停下脚步,伴着她的歌声翩然起舞,痛痛快快热闹了一场。一次,一个女孩听她唱歌,听着听着就靠在男友肩头哭起来,哭了一通后,竟翻出自己和男友身上所有的钱递给月丽,足有1000多元。月丽惊呆了,赶紧把钱塞回去:“如果喜欢听我唱歌,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唱给你们听,钱太多了,我不能要。”其实,那时,她比任何时候都需要钱,家乡多年沉疴难愈的父母正需要大笔的钱医治,然而,她单纯地以为自己的付出和所得要成“比例”,要做到问心无愧,相比那些风里来雨里去一天只能解决温饱的歌手,她不敢承受这份“厚爱”。
  当任月丽的视频在网上迅速传开时,曾经强烈反对她从事这一行的父亲也看到了,“当时他就落泪了,不过他说只要我坚持自己的信念就可以了。”现在,任月丽已经签约了北京一家艺术公司,但是,“每天的生活还是和唱歌分不开。”
春晚三审通知的间隙,任月丽又来到了西单地铁4号线F2出口的地下通道里,调好琴弦,开始弹唱歌曲《天使的翅膀》。
  作为一个超高人气的歌手,她和别人不同的是她的本质,每当接受采访和与粉丝合影的时候,人们都会听到她真诚的说:“谢谢!”仿佛歌迷和记者的要求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帮助和恩赐,仿佛这个已经对她十分苛刻的世界在她的眼里依然是那么的美丽和安宁。
  她就是如此,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在她的身上你找不到任何可以称为杂质的东西,她是透明的,你可以透过她那朴素的脸庞清晰的看到那些内在的品质。她是美丽的,每当她的歌声响起,她的身边都会被一种纯净的气场所笼罩,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外在的美丽可以与她相比。

本文收藏网摘: 百度 QQ 新浪 POCO 和讯 谷歌